新华全媒头条丨小康不是梦

 新闻资讯     |      2021-11-21 15:16

    新华社呼和浩特10月28日电 题:小康不是梦——鄂伦春人的千年跨越

    新华社记者于长洪、丁铭、魏婧宇、冯歆然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70年前,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成立了新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鄂伦春人走出深山,从原始社会进入现代文明。千年一跃,鄂伦春人开启了新生活。

    放下猎枪,“最后的狩猎民族”告别过往,发展种植、养殖、旅游等多种经营,在新的产业中播撒新希望。

    走出深山,鄂伦春人没有离开山林,“兴安猎神”变成大兴安岭“守护者”,像爱惜生命一样爱护大自然。

新华全媒头条丨小康不是梦

  8月6日,在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多布库尔猎民村,一名男孩在村里踢足球。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新华全媒头条丨小康不是梦

  这是8月6日拍摄的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多布库尔猎民村(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走出深山迎来千年一跃

    88岁的鄂伦春族老人吴绿英家住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古里乡猎民村,这是当地政府为下山定居的鄂伦春人规划建设的第三代猎民新村,家家户户是蓝顶黄墙的气派砖房,屋内有卫生间和集中供暖,门前小院里种着鲜花,屋后还有一片小菜地。

    “70年来,我们的生活变化太大了。”吴绿英说,以前鄂伦春人在大兴安岭深处游猎,住在用桦树皮搭建的“撮罗子”中,生活物资要用兽皮到山下交换,最辛苦的是冬天,天冷食物少,用水还要到河里去切冰块。

    1951年10月31日,新中国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成立。为表达对党和国家的热爱之情,鄂伦春族群众一致要求将建旗纪念日改为公历10月1日,和新中国同一天过生日。鄂伦春自治旗成立后,当地政府开始在山下建设猎民新村,到1958年鄂伦春猎民全部下山定居,从原始氏族部落一步进入现代文明。

    “70年间,鄂伦春族实现了全方位的发展。”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白兰说。这位从鄂伦春自治旗托扎敏乡走出来的鄂伦春族学者,是第一位从事鄂伦春文化研究的本民族学者。

    白兰说,鄂伦春自治旗刚成立的时候,当地只有700多名鄂伦春人,绝大多数人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如今,鄂伦春自治旗常住人口超过17万,有25个民族,其中鄂伦春族3017人,鄂伦春人受教育程度显著提升。

    吴绿英在大山中长大,从小不识字,但她的8个儿子在下山定居后都受到了正规教育,其中有3人参军入伍、2人考上大学,她的10个孙子孙女基本都是大学毕业,有的在北京、上海工作,还有的回来建设家乡。

    吴绿英的孙女莫琳琳如今是古里乡猎民村的驻村第一书记,正在为村里的振兴发展而奔忙。她说:“我们要用好党和国家的政策,建设好家乡。”

    2020年,鄂伦春自治旗的贫困发生率从2014年的30.8%降至0,退出了国家级贫困旗县序列。鄂伦春自治旗旗长何雪光说:“在党的领导下,鄂伦春自治旗在70年的发展历程中,走上了一条摆脱贫困、奔向小康的康庄大道。”

新华全媒头条丨小康不是梦

  8月6日,汽车行驶在鄂伦春自治旗境内的G332国道上。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新华全媒头条丨小康不是梦

  8月6日,在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当地村民查看紫苏生长情况。新华社记者 连振 摄

       放下猎枪,“莫日根”再出发

    在鄂伦春自治旗古里乡猎民村,崭新干净的村居整齐划一,唯有葛力力家的院子略显“凌乱”——3台大型农机将小院占得满满当当。

    40岁的葛力力是远近闻名的种植大户,去年他承包了1000多亩土地种植大豆和玉米,农业生产收入就有30万元。

    葛力力的父母都是传统的鄂伦春猎民,虽早已下山定居,但仍以打猎为生。1959年以来,随着大兴安岭林区开发,人口不断增加,森林中的野生动物数量逐年下降,单一的猎业生产已不能维持鄂伦春族猎民的生活。鄂伦春自治旗委、旗政府意识到,只有让猎民发展多种经营,才能让鄂伦春人在奔小康的道路上不掉队。

    1996年,鄂伦春人响应国家号召放下猎枪,从单一的猎业经济向农畜林多种经营方式转变。